供给侧改革给农牧业点亮一盏明灯(连载一)

中国市场学会农牧专业委员会理事长

赵明

近期参与政府“大农业顶层设计”,与众多专家学者研讨“供给侧改革”,我深切感受到,供给侧改革对农牧业的现实意义极其重大。

供给侧改革主要体现在:去产能、调结构、品牌化,恰恰是现阶段农牧业正在推进的转型升级的具体特征。

供给侧改革利剑一:去产能

饲料及饲料添加剂、养殖业都有去产能的必要。

首先去除的是落后产能,其次是产能优化

落后产能,包括设备落后、技术落后、管理落后。

就饲料企业而言,很多企业都存在设备更新的需求,虽然按照设备负荷也许可以生产一定数量的产品,但已经满足不了新产品功能的需求。产能过剩几乎源于落后产能,即使设备先进,经营理念落后导致的设备不匹配,管理能力落后导致的产能空转率,其实是另一种形式的落后产能,只不过这种产能可以因转型升级焕发青春而已。

经营模式的落后同样制造落后产能,就拿养猪来说,多年来一直推行自繁自养,总认为这样成本是最低的,效率是最高的,但温氏股份、云南神农和新大牧业却用实践证明了,在现阶段自繁自养已经制约了产能和效率。云南神农董事长何祖训在北京坦言,神农在2015年关闭了若干个猪场,目前只保留7个猪场,然后再建新的猪场。他拿宣威猪场为例,就是用最好的设备、最好的技术来饲养猪生长过程中最需要环境条件和管理技术的阶段,而育肥阶段,小猪体质本来就很健壮时,对环境和技术的要求相对较低,此时更多的是需求劳动力和责任心,则完全可以将这个阶段放出去、收回来,效率比以前绝对增加。其实这就是一种先进模式,传统的饲养模式同样属于落后产能,值得行业思考。

产能优化的前提是资源可以整合。欧美养殖业、饲料工业的最大优势是附加成本低,中国企业目前的瓶颈其实就是附加成本太高。饲料从配方成本到使用成本,往往要增加20%-40%甚至更多,其实饲料企业并没有获得更多利润,中间环节的层层消耗给养殖业增加了不必要的成本。虽然这种低效率也养活了很多“中间使者”,但现阶段对行业发展本身其实是有阻碍的,毕竟我们将面临全球化竞争。

无论饲料企业还是养殖企业,管理者几乎都基于自身的力量解决企业所有问题,这是目前制约企业发展的关键要素,当然也是无奈之举,中国目前专业化的咨询服务企业太少且参差不齐。

举例说明,生产环节的效率提升空间巨大,无论饲料生产还是养殖生产。目前企业提升生产效率取决于自身员工的能力与素质,理论上似乎是可行的,但在实际运用中往往解决不了看起来并不复杂的问题。

个中原因我总结为:心态、方法与工具,换言之为三个问题:1、我为什么要提升?2、如何才能提升?3、用什么工具来提升?这三个问题表面上很简单,但很多企业久久不能解决的问题核心恰恰都在这里可以找到答案。双胞胎集团正是在不同阶段通过和专业技术咨询公司合作有效解决了生产效率问题。2010年辅音国际启动与新希望六和川南片区的合作,2012年辅音国际启动与通威股份的合作,我们并不是以指导的身份,而是在以上三个环节,就营销模式和产品战略做了一点补充,仅此而已,但效果还是显著。

所以,企业发展需要有更多的、不同专业项目的咨询企业参与解决专业问题,是产能优化的重要条件之一,否则极易造成内部矛盾升级和资源的更大浪费。养殖企业更是这样,目前养殖企业更多的是兽医解决一切管理问题,这本身就是在考验兽医,表面上重视,实际上是在折磨。我一直呼吁专业化养殖技术服务公司需要发展壮大,完全基于对行业发展的深度思考。

2015年度,辅音国际在资源整合上有很大突破:基于农牧企业对品牌的高度重视,我们完成了对农牧业领域领先的品牌管理咨询企业——天地经纬的战略投资,基于农业合作社对大农业发展的重大作用,我们完成了对农业合作社有丰富实际操作经验和系统性研究的、有若干成功案例的北京农合管理咨询的战略投资,基于品牌传播对农业产品品牌三度的决定性作用,我们完成了对致力于“做中国最接地气的品牌整合传播机构”—通威传媒的战略投资,基于规模猪场急需专业养猪技术服务的支持,我们完成了对有行业领先的新大牧业为坚强后盾的新大智道的战略投资,基于行业对技能人才的迫切需求,我们与雨润集团合资成立辅音大学,专业进行行业职业化教育以及“毕业再造与人才定制”项目,同时我们与中农促动物福利国际合作委员会和一咨询(绩效激励)都建立了战略合作伙伴关系。行业产能优化从咨询管理与技术服务企业先行开启,我认为这是历史赋予的使命与机遇。

(未完待续)

发表评论


Switch to our mobile site